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俄罗斯启动电力私有化进程

【《国际先驱论坛报》莫斯科2008年4月10日安德鲁E.克莱默(Andrew E. Kramer)撰文】题:俄罗斯电力私有化项目获投资商青睐

 

全球的电力公司私有化项目已经进入终点冲刺阶段,虽然私有化进程坎坷不断,而且一直广受抵触,但俄罗斯这一项目看上去还是成果斐然。据该项目规划师表示,通过提供一个简单而透明的投资机遇——向这个全球气温低、日照时间短的国家(之一)出售热力和照明,该项目已筹集338亿美元。此外,俄罗斯称其已从美国安然公司(Enron)的惨痛教训中学到了实现电力市场私有化的方法。
在剥离出数家子公司并将这些子公司的部分股权转入俄罗斯股票交易市场,随即将剩余资产进行拍卖后,俄罗斯国家电力垄断巨头统一能源系统股份公司(UnifiedEnergy Systems)将于6月30日完成拆分。为了吸引买家和投资商,俄罗斯官员承诺将在明年一月前为工业用电户放开电价管制。
“从市场的角度看,这很诱人,”俄罗斯对冲基金红星管理公司(Red Star Management)董事长詹姆斯·芬克勒(JamesFenkner)表示,“转眼间,一个进出都由政府掌控的集团就要转制成一个市场化运作,利润前景颇丰的经营实体。”
红星管理公司已经在俄罗斯数家水电站进行了投资。
统一能源系统公司发言人斯达·捷格加廖夫(StasDegtyarev)表示,尽管目前市场疲软,但截止到本周二,该公司仍筹集到了7970亿卢布(折合338亿美元)。虽然该公司的主要出售对象是经营实体而非证券投资商,但在全球证券和对冲基金名录里,俄罗斯新私有化电力企业的股份出现得愈加频繁。于非电力行业投资商而言,据其俄语首字母缩写而成的OGKs和TGKs(分别对应批发发电企业和区域发电企业)股票着实让人感到费解,但这两种股票业已在全球电力市场中占据了一大块份额。而当统一能源系统公司七月份完成私有化时,迎接投资商的将是一个相当于美国电力市场五分之一大小的新市场。
给该项目泼冷水的不单单是上述有价证券市场的复杂性问题,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Putin)对石油工业私有化出尔反尔的态度也让人心有余悸,电力行业的投资商也担心自己落到同样的境地。

 

 此外,俄罗斯不少发电厂还负责为居民供热——这方面市场的价格管制不会被放开。
俄罗斯各城市地下设有大型管道用于将蒸汽或热水输送到各个公寓街区,提供居民生活用热。居民用热是一项限价出售给各市政当局的有偿服务。一般而言,电力私有化牵涉到的方方面面极其繁多,而且历史上也有触目惊心的失败案例。但现在俄罗斯称已经从安然等公司的不幸中吸取了经验教训。
“加州这家公司的境遇确实很值得同情,但这一经验对我们改革重组的规划设计很有帮助,”统一能源系统公司首席财务官兼俄罗斯前中央银行行长谢尔盖·杜比宁(SergeiDubinin)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这让我们知道了,按他们那样肯定行不通。”

 

 对俄投资的前景主要是基于俄罗斯经济增长后出现的电力缺口,投资者也坚信管制放开后价格自然会“破冰”。俄罗斯是全球第四大电力市场,仅次于美国、中国和日本。

 

 已达成的投资协议虽然稍显低调,但定价极高。例如,在西俄(EuropeanRussia)和乌拉尔山脉地区拥有数座发电厂的OGK-1公司预计于4月17日通过拍卖将70亿美元收入囊中。

 

 俄罗斯的亿万富翁米克哈伊·普罗科洛夫(MikhailProkhorov)于周一在拍卖会上以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TGK-432%的股份,后者在莫斯科周边的小城市内拥有数座发电厂。

 

 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Enel)和德国意昂集团(E.ON)等欧洲企业开始将燃气电厂视为收购目标。这两家公司也已收购数座发电厂,意在节能方面投入资金和技术,以期应对即将到来的俄罗斯天然气提价。
证券投资商曾试图通过在大笔交易产生前哄抬发电厂的价格然后退市,迫使发电厂的股价波动变得比俄罗斯股市的平均权益更大。例如,从统一能源系统公司中剥离出来后,发电和供热公司TGK-5的股价下跌达四成。
俄罗斯电力私有化还可能迫使发电厂为降低成本而放弃天然气转而使用价格相对较低,但燃烧污染较大的煤炭——花旗集团(Citigroup)一名分析师在其评论中甚至建议投资商以燃煤电厂作为收购目标。
但风险依旧存在:作为俄罗斯天然气垄断巨头的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将在电力市场开放前再度提升国内天然气价格,意图从电力公司及其新东家手里压榨出更多利益。

 

 【俄新社莫斯科2008年6月30日报道】题:俄罗斯电力垄断即将退出历史舞台
俄罗斯电力市场改革将于周二铺开,国家电力垄断的历史即将被彻底终结。

 

 
改革旨在为俄罗斯电力行业吸引投资并建立起竞争性电力市场。

 

 
俄罗斯统一能源系统公司(UES)的股东于去年十月下旬进行投票,计划重组其电力股权结构以结束该公司的垄断地位。俄罗斯的电力市场将在2011年前开放,潜力巨大。

 

 
目前已有6家批发发电企业和14家区域性发电企业从这一垄断巨头中剥离出来。此外,所有水力发电厂均已并入俄罗斯HydroOGK——该公司于本月初更名为RusHydro。

 

 
俄电网资产被注册为一系列控股公司,独立配电商便应运而生。其中大的是联邦电网公司(Federal GridCompany)。它将负责运营俄罗斯的国家电网,包括总长超过15.4万公里的输电线路。

 

 
虽然政府不再掌控批发和区域性发电公司的法定资本,但在五月份工业能源部一分为二的过程中分离出来的能源部仍会继续控制国家电力行业的命脉。

 

 
俄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对能源部做出了指示,要求该部门严格监管改革过程中出现的新公司对投资项目的执行落实。

 

 
周一出版的《俄罗斯商业日报》(Vedomosti)刊登了一份访谈录,其中统一能源系统公司CEO安纳托利·丘拜斯(AnatolyChubais)称,新电力管理体系兼容政府监管与公司自治双重模式,并融合了市场化和私有化元素,能够确保稳定的电力供应,同时促进电力行业效率的提升。
丘拜斯拒优良改革的潜在风险发表评论,表示改革的必然结果只能在三至五年内获得评定。

 

 
“有一点很明朗——如果不改革,电力行业和俄罗斯国内面临的大规模危机是电力改革带来的风险完全不能比拟的。”丘拜斯说道。

 

 
他补充说,这种危机会迟滞俄罗斯经济的增长速度,同时带来严重的社会和政治问题。

 

 
同时,丘拜斯表示,在过去18个月内,俄罗斯发电企业直接利用国内外投资总额已达9450亿卢布(400亿美元)。

 

 
为了很好地应对2008至2012年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俄罗斯起草了一份详细投资方案。依其文件,用于电力行业发展的投资额度将达4.3万亿卢布(1830亿美元),其中1.8万亿卢布(766亿美元)用于总量为4300万千瓦新增装机容量的建设。”丘拜斯说道。

 

 
俄总理普京表示,长远看来,到2020年,电力设施建设还需要再投入20万亿卢布(8525亿美元),而如此巨额资金只能通过预算外的途径获取。

 

 
普京总理还表示,即将开工兴建的新电厂将使俄罗斯的发电能力在2020年前提高至少40%。

 

 
丘拜斯称,俄罗斯的用电需求在2008年前5个月增长了4.5%,据专家预测,今后五到七年内这一数字还会继续攀升。

 

 
丘拜斯还预测俄罗斯的电价很快将出现暴涨。他列举了三个理由:一是大型投资项目的启动;二是全球能源价格飙升;三是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

 

 
这位商界人士还表示,俄罗斯电力行业要面临的还有更为严苛的环境保护法,以及必定导致成本攀升的温室气体排放控制标准。

 

 
【路透社俄罗斯彼尔姆7月9日西蒙·舒斯特(SimonShuster)撰文】题:俄IES力控电力产业链,为筹资出售10亿非核资产

 

 
俄罗斯IES集团总裁称,垄断俄罗斯18个地区电力行业的该集团正奋力争取供电产业链的控制权,并将通过出售非核心资产,筹集10亿美元资金。

 

 
在俄罗斯过去两年的国内电力改革中,亿万富翁维克多·维克塞尔伯格(ViktorVekselberg)的投资工具——IES集团买断了价值数十亿美元、曾经属于电力垄断巨头统一能源系统公司(UES)的电网资产。

 

 
该集团目前正进行这些资产的整合工作,分析人士称这会导致新的区域垄断出现,进而破坏电力改革试图构造的“平等游戏规则”。

 

 
米哈伊尔·斯洛博迪恩(MikhailSlobodin)表示,IES的战略是将整个电力供应链纳入其麾下——从汽轮机的建造和发电,到面向终端用户的配电和零售。

 

 
斯洛博迪恩周二表示,“供热、发电、电网乃至公共事业系统都有我们的业务。(在这些地区)舍我其谁?”但周三的报道对他这一言论只字未提。

 

 
俄罗斯大的天然气出口垄断公司(Gazprom)收购的UES剥离资产数量更多。截至7月1日清算前,UES价值约350亿美元的资产全部售出,这是唯壹得到了前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许可的私有化项目。

 

 
据其公开声明,这一私有化项目旨在创建一个自由而充满竞争的电力市场,让公司和企业在发电、配电和售电环节展开竞争。而UES官员和分析师表示,虽然这一项目得到了政府的认可,但上述目标并未得到俄罗斯法律的完善支持。

 

 
斯洛博迪恩说道,“在其他人看来,(这一战略)可能会动摇改革的原则,但我们完全没有触犯法律……而且我可以肯定,我们现有的经营模式是所有人都想抄袭的。”

 

 

 

 
利用出售实现精简

 

 
俄文首字母缩写为KES的IES集团已经成功将区域性发电企业TGK-5、TGK-6和TGK-9的控制权纳入囊中,同时已收购TGK-7公司近30%的股份——斯洛博迪恩称该公司很快也将由IES控制。

 

 
这些企业总装机容量超过1500万千瓦,负责向覆盖西俄和乌拉尔山脉极大部分地区的18个相邻地区供电和供热。

 

 
该集团还拥有俄罗斯公共事业系统公司(Russian Communal Systems,RKS)75%的股份,后者是俄罗斯主要的公共服务提供商,负责供水、垃圾处理和供电服务以及发电企业周边的大部分电网设施。

 

 
斯洛博迪恩估计这些资产总值高达40亿美元,并表示该集团会公开出售这些股票。

 

 
斯洛博迪恩于周二主持了一座天然气发电厂的投运仪式,该发电厂位于乌拉尔山地区的彼尔姆市(Perm),成为IES在该地区的一个新运营基地。据悉,列诺瓦集团(RenovaGroup)旗下的子公司负责承建此项目。该电厂同样归维克塞尔伯格所有。

 

 
斯洛博迪恩在剪彩仪式上表示,“我们的(电厂)家族又添新丁。”

 

 
Gazprom也采取了相同战略。由Gazprom控股的发电企业OGK-6的一座总投资185亿卢布(7.872亿美元)的33万千瓦燃煤发电机组在周三投运。与Gazprom关系密切的PFVIS公司负责承建此项目。

 

 
不过,斯洛博迪恩称IES大家族的业务纵向整合强调的是精简,因此不少非核心资产必须被出售。他表示:“我们要把区域性发电公司的非核心资产分离出来,这些资产的数量极多,出售总价很容易达到10亿美元。”

 

  

“销售洽谈一直在进行……这很容易被卖到1亿美元以上。”斯洛博迪恩说道。但他拒绝透露IES还有哪些子公司被认为是非核心资产。

 

 
但在俄罗斯政府兑现其诺言(即2011年前完全开放电力价格、发电企业能够将不断攀升的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之前,任何电力公司的核心资产都不会带来收益。

 

 
斯洛博迪恩表示,在此之前IES旗下发电

公司的派息额在固定时期内必然偏低,但作为收益的百分比,派息额“会向所有股东展示出无比的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