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10年后核电将占电力比重达到7%左右

                10年后核电将占电力比重达到7%左右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近日正式宣布,由中核集团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自主研发的中国一座快中子反应堆——中国实验快堆(CEFR)7月21日达到首次临界。

“快堆实现实际应用尚待时日,现在只是实验堆,以后还要经过示范堆、商用堆几个发展阶段才可能投入实际应用。”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接受《科学时报》专访时介绍。

不过,快堆达到临界确实表明我国第四代先进核能系统技术实现了重大突破,并成为继美、英、法等国之后,世界上第八个拥有快堆技术的国家之一。

“快堆达到临界,意味着我国核能发展进入‘第二部曲’的序幕”。作为“中国能源中长期(2030、2050)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杜祥琬认为,核能解决中国能源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的清洁能源,随着核能技术的发展,核能在中国电力的比重及对中国能源的贡献率将逐步提升。

杜祥琬透露,到2020年,中国核电装机容量将达7000万~8000万千瓦。到2030年,核电装机将提高到2亿千瓦,2050年则将提高到4亿千瓦。

核能发展三部曲

杜祥琬详解了我国核能三部曲的发展路线图。

一部曲是以热中子堆为核心的核电站,这方面中国选择了压水堆技术支撑核能快速发展。由于热中子堆燃烧的是铀的同位素之一铀235,而铀235在天然铀矿中的含量非常低,仅为0.7%。因此,须进一步发展第二部曲。

二部曲是以快堆为代表的堆型,其特征为利用同位素铀238。铀238在天然铀矿中的含量比铀235多几十倍,并且快堆对核燃料的利用效率可比压水堆提高60倍左右。“热堆可以工作几十年的话,快堆是可以利用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杜祥琬说。

三部曲是聚变堆,核聚变的燃料是氘和氚,海水主要含的是氘,氚则是从金属锂中制造。第三部曲分为两步:一是实现氘和氚的聚变,二是实现氘和氘的聚变。“如果能实现氘和氘的聚变,核能就能达到永续。”杜祥琬表示。

现在世界各国都在争取可控核聚变研究的突破,中国也不例外。比较乐观的说法是核聚变可以在50年后成为实际能源,这50年要走过实验堆、示范堆、商用堆等几个阶段。即使再保守一点,预计突破可控核聚变技术应该在100年内。

杜祥琬认为,无论是从建立长远发展的可持续发展的能源体系来说,还是从保护环境发展清洁能源的角度看,核能发展在中国都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目前,我国核能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我国核电在整个电力里的比重仅为1%。不过中国发展核能的思路已十分明确。

到2020年,中国核电装机容量将达7000万~8000万千瓦,届时,它将在整个电力里的比重达到7%左右;到2030年,核电装机将提高到2亿千瓦;到2050年,提高到4亿千瓦,届时核电装机容量将是整个电力行业的15%。由于核电每年可以运行七八千小时,远远高出风电2000小时/年的运行时速,其发电量的贡献率将到22%。

“2030年之前,核电的实际贡献都是依靠压水堆技术,我们希望到2030年,快堆能开始作实际的发电贡献。”杜祥琬说。